传播学的符号学理论 符号学理论的三个基本要素

时间:2021-11-30 14:39:51 作者:admin 30943
传播学的符号学理论 符号学理论的三个基本要素

新闻学与传播学有什么区别?

都带#30"播#30"字,这是共同特点,只是媒体传播包括很多不同形式的,新闻联播应是其中之一。

如何用符号学与结构主义的的方法去分析文学作品?

符号学是研究事物符号的本质、符号的发展变化规律、符号的各种意义以及符号与人类多种活动之间的关系。符号是被认为携带意义的感知。意义必须用符号才能表达,符号的用途是表达意义。反过来说:没有意义可以不用符号表达,也没有不表达意义的符号。

结构主义可被看作是一种具有许多不同变化的概括研究方法。广泛来说,结构主义企图探索一个文化意义是透过什么样的相互关系(也就是结构)被表达出来。根据结构理论,一个文化意义的产生与再创造是透过作为表意系统(systems of signification)的各种实践、现象与活动,来找出一个文化中意义是如何被制造与再制造的深层结构。

下面我用符号学给大家分析一下宋代词人苏轼的《水调歌头——明月几时有》。这首词依靠组织词语构成情节。用中国古典的文学观,我们可以把“符号”理解为“意象”,在苏轼的这首词中就有:明月、青天、宫阙、琼楼玉宇、朱阁、绮户等等意象。诗人在词的上阕中的首句描写到了“明月”、“青天”、“宫阙”,将读者带入了一个虚幻的世界,让整首词一开始就有脱离尘寰的倾向。这一系列的符号表达着作者对人世间分离的无奈的情感,天宫,也许是生活的幻象,在这里是一个代表美好的符号,诗人对此有所向往。接下来的“琼楼玉宇”,也是文学作品当中的一个幻象,也看似十分美好,但是与此词的前后语境相结合,就会发现这个“琼楼玉宇”具有“冰”与“凉”的特征,一个“恐”字,一个“高处”,一个“不胜寒”,让人不禁为之一颤。这样诗人眼中的“琼楼玉宇”就成为了一个独特的情感符号,表达了诗人想“出世”“入世”的矛盾,也与下句“何似在人间”很好的联系了起来。“何似在人间”,是经历了“琼楼玉宇”、“高处不胜寒”之后的“回归尘寰”,随着自己的影子翩翩起舞,一切过后,还是觉得人间甚好。在这里我们可以说一切符号都是一种依托,如卡西尔所说:“在某种意义上说,人是在不断地与自身打交道而不是在应付事物本身。”这也是苏珊.朗格所强调的“情感与形式”在文学作品中很好的融合。

在词的下阕,诗人在首句用到了“朱阁”、“绮户”两个 意象符号,很明显是由上阕的种种幻象拉回到了现实的生活之中。朱红色的楼阁,雕花的窗户,都是普通百姓见惯之物。在此处,作者还用到了“转”和“低”两个动词,就像卡西尔所说:“这时我可能在心中经历了一个突然的变化。随即我以一个艺术家的眼光看风景。”“转”、“低” 是一种动态的描写,让“朱阁”“绮户”这两个符号进入到了‘活生生的形式’的领域。诗人表现出来的情感是对亲人,对自己的祝福,整首词所用的符号,它们所构成的感情基调是向上的、美好的。

下面我用结构主义分析文学作品《雷雨》可以更明朗、有条理地感受到曹禺写作结构

人们所接受的‘意义,产生于语义素单位之间的对立。这种对立分两组:实体与实体的对立面,实体与对实体的否定。他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扩充,提岀了解释文学作品的矩阵模式,既设立一项为X,它的对立面一方是反X,在此之外,还有与X矛盾但并不一定对立的非X,又有反X的矛盾方即非反X

在格雷马斯看来,故事起源于Ⅹ与反Ⅹ之间的对立,但在故事进程中又引入新的因素,从而又有了非X和非反X。当这些方面因素得以展开,故事也就完成。

根据这个原理,分析《雷雨》中长辈的情爱纠葛。设周朴园为X,反X则是他的现任妻子繁漪。在《雷雨·序》中,曹禺曾说繁漪是一个最“雷雨的”性格,她在剧中一系列动作的目的,虽然是想留住周萍,但其结果却是对周朴园赤裸裸的揭露。作品刻画了四次繁漪反抗周朴园的正面冲突,第一次是周朴园逼繁漪喝药(第一幕);第二次是周朴园催繁漪去看病(第二幕)第三次是繁漪从鲁家回来后遇到周朴园(第四幕);第四次是繁漪在周萍与四凤要一同出走的时候把周朴园叫来(第四幕未)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